健康频道

当前位置:健康 > 新闻 > >正文

长沙老年康复医院:违规外包科室牟取私利遭投诉

2014-04-24 21:42:21 来源:当代商报 编辑:

  违规对外将骨科承包给他人牟取私利,违规将科室承包给没有资质的外地医生坐诊,安全隐患重重……连日来,记者在长沙老年康复医院明察暗访中发现,该医院存在违规承包科室、违规投放广告等不法行为。

  将科室违规外包牟取私利

  “这种行为严重违反了医保管理条例,扰乱了医疗市场秩序。”近日,长沙老年康复医院一名职工举报,声称该医院从去年6月开始,将骨科违规承包给私人。

  该举报人称,作为一所社会福利机构,将骨科承包给私人严重违反了国家有关法规。2004年4月22日,卫生部下发的《卫生部关于加强卫生行业作风建设的意见》有八条行业纪律,其中第二条明确规定:“医疗机构的一切财务收支应由财务部门统一管理,内部科室取消与医务人员收入分配直接挂钩的经济承包办法,不准设立小金库。”

  2005年4月19日,卫生部、科技部、公安部等七个委办局联合发出关于《打击非法行医专项行动方案》的通知(卫监督发[2005]156号),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制定的。方案中第三条明确规定:“严肃查处医疗机构出租、承包科室的行为,重点查处医疗机构将科室或房屋出租、承包给非本医疗机构人员或其他机构,打着医疗机构的幌子利用欺诈手段开展诊疗活动的行为”。

  但是,长沙老年康复医院打着服务老年人的公益招牌,置法律法规于不顾,顶风将骨科承包给了以谋利为目的的他人,并且将原来科室的人员进行更换,完全由承包人进行人员配置。承包人找来了一位资质不明的外地医生坐诊,科室单独设立导诊台,医生助理则由承包方派来的没有任何医生资质的人员担任,并对该科享有独立管理权。像这样的设置,无法让患者的治疗效果得到保障。

  国家严令禁止非营利性医院外包科室,使前几年承包公立医院科室的游医无机可乘。但是长沙老年康复医院却成了这些人的容身之所,还在报纸上大肆投放广告诱骗患者。

  我国刑法第336条第一款对非法行医罪有了明确的界定:“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人非法行医,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造成就诊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医院涉嫌违法投放广告

  记者了解到,长沙老年康复医院又名长沙市第一福利院,是由长沙市政府投资创办的隶属于长沙市民政局的一所综合性社会福利机构,主要负担长沙市内“三无”老人和孤残儿童的养护、康复、医疗、教育工作。

  该举报人称:为了充分利用长沙老年康复医院的公益品牌,从去年7月开始,该科室就在媒体大肆投放以公益为名的《100名腰椎间盘突出患者可获得免费治疗》广告,实则采用免费收治医保患者的形式,套取医保费用。本来医院的住院设施就比较紧张,免费收治导致病房爆满,病人住院后反映治疗效果差,每天仅仅以打吊瓶方式进行治疗,对骨科的医疗服务非常不满。

  2013年8月8日,该医院骨科在某报投放的广告标题为:《世界一流腰椎间盘突出治疗技术落户长沙老年康复医院》、《不开刀,一次性治愈腰椎间盘突出》等,广告没有批文号,用词夸张,“世界一流”、“一次性治愈”等词语涉嫌欺骗患者,更是违反了国家广告管理条例。

  因为该科室的所作所为已经在透支医院信誉品牌,引起了广大市民和该院老职工的强烈不满。该举报人表示:如果有关部门不引起重视,他将继续反映,不断投诉,直到这种违法行为得到查处惩处。

  骨病免费检查原来是幌子

  4月21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黄土岭的长沙老年康复医院。一进门就看到一条“春季骨病免费检查”的横幅,导诊姚姓工作人员主动问记者哪里不舒服。记者告诉她“上次体检腰椎有问题”,导诊便建议记者做个全面检查,并推荐他们今天坐诊的席全松主任(事实上当天坐诊的只有他一名医生)。记者随后挂了门诊,导诊姚小姐登记了记者的姓名、电话,然后就问记者是从哪里知道他们骨科的。记者回答是从某报广告上得知的,于是,姚姓工作人员便拿出笔记本做了登记。

  席全松医生在记者的后背检查后,说记者腰椎有问题,问记者是否有医保,记者以没带医保卡为由敷衍了过去。又问记者带钱了没有,记者又以今天走得匆忙没带足够的钱为由予以搪塞。席全松医生随后则拿出湖南省地矿医院放射影像检查申请表,建议记者去地矿医院做核磁共振。记者疑惑为什么要去那里做,他回答说:那里做得好。

  出医院大门后,记者采访了刚看完病的几位老人。家住雨花区76岁的艾姓老人告诉记者,他看到报纸上免费检查的广告后就来了,没想到这里要求做这做那的收费检查。其他老人也表示有相同的“遭遇”。

  卫生部门:违规承包至今没有整改

  针对长沙老年康复医院违规承包骨科的行为,长沙市卫生局曾两次派卫生监督所工作人员去查处,但截止到目前,违规承包情况仍然存在。去年6月,,本报曾将违规情况的投诉函件转交长沙市卫生局,卫生部门回复投诉情况属实。去年12月,本报又将投诉函件转交至长沙市卫生局,卫生部门调查后电话回复本报记者:“已责令康复院中止承包合同,该院院长也明确表示将彻底整改”。但事实上,该院的违规情况至今也未进行整改。

  事情进展如何,本报将继续予以关注。◆◆◆本报记者黄飞

标签: 长沙老年康复医院

新闻排行

推荐新闻

图说湖湘

人社部详解个人养老金制度 多层次养老保险体系主要有“三支柱”
国资委:一季度中央企业累计实现营收收入9万亿元 实现净利润同比增长13.7%
一季度GDP增速4.8% 国民经济实现开局总体平稳成绩
3月PPI环比上涨同比上涨8.3% 全年物价或依然温和